草川_

【猛毒】暴卡 Riot/Carlton 其他方式

NC17

有很多糟糕的東西

包含我的文筆

有私设


听说放图片比较不会被吞,快看看这个小可爱,谁不想**他

隨緣

圖片



11/12 12:49補檔

【瓶邪】心里是缺(下)

*雨村生活

*瓶邪已经在一起

*中秋快乐

 

"吴邪!"

我猛的睁开眼,第一件事就是摸上我的脖子,在平滑的皮肤上有一条狰狞的凸起,看着眼前的闷油瓶,我还没有回到现实的清晰感。

"吴邪",闷油瓶用手指擦过我的脸颊,我才发现我哭了。

"天真啊,你还要睡到几点?人家花爷都来啦",胖子的声音因为隔着门板听起来闷闷的,我看向时间,已经接近中午。

闷油瓶小心地把我扶起来,他手臂上有几个明显的指甲印子,几乎都快出血了,他不会问我怎么了,他只是将温热的茶递给我,然后坐在我身边。

我下床去拿医药箱,就算他说不用,我也想将那几道口子贴上,看着太让人扎心,"我梦见潘子了",不过说回来,这货失忆这么多次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潘子,"小哥,我常觉得一切都结束了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"

闷油瓶没有说话,他去拿了盒放在桌上的月饼给我,是豆沙月饼,我以前小时候最喜欢的口味,"小哥,你还特意去买的啊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?"

闷油瓶摇摇头,"不是我买的"

"那是…..",我突然就不说话了,豆沙月饼,我以前小时候最喜欢的口味,每年中秋,我都会搬张登子坐在门口等三叔提着月饼回来,虽然爸爸有吩咐过要长辈先吃了我才能拿,但三叔每次都还是会偷偷先拿两块给我。

门口传来敲门声,"吴邪哥哥,快点出来啦,月饼快被那胖子给抢光了!我跟小花哥哥要坚守不住了"

"马上出去啦秀秀,帮我和小哥抢下两块啊,别都给胖子拿去了!"

我揉了揉眼睛,将眼泪擦拭去,带着笑脸打开房门。

 

晚上收到黑瞎子寄来的中秋短信,大概意思是他今年虽然很想过来,但因为听说秀秀也在,他还是去骚扰我师弟和黎簇了,我让他有什么好吃的饼也顺便寄两个过来,他说行,帐都寄小师弟上。

 

二叔说是要带我爸妈去玩玩,明天再带两老一起下来,我觉得特别抱歉,在这种日子还要他们跑来这种乡下看我,二叔在电话那端叹口气,"其实只要你活得好好的就好,在哪里都无所谓,你那肺还没养好,就先别来这种都市吸废气了,明天带下去后你多关照一点,多孝顺孝顺他们"

背景隐约有我妈的声音,二叔说我妈要和我说说话,"喂?小邪呀,妈明天就过去啦,我有给你炖一些吃的,你还有想吃什么我食材准备一下,明天给你煮了"

"妈,你人来就好,还整这些干嘛呢,我看你就开心啦"

"你话怎么这么说呀,那你跟我说说小张喜欢吃什么,你可别老欺负他啊,不是谁都能这样一直惯着你的性子的,但你也别委屈啦,他要是欺负你,你跟妈说,我回头找他算帐去"

听别人说年纪大了就比较感性,到现在我才当一回事,我笑着说,"当然,小哥不敢欺负我的,妈你随便煮就好,你煮什么我们都爱吃"

我没敢哽咽出声,闷油瓶从后头按按我的肩膀,我向后靠在他怀里,挂掉电话后我们没有其他交谈,但他握住我肩头的手让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安全感。

 

我们几个坐在客厅一起喝酒,秀秀说这样喝太闷了,要出对联让我们接,胖子一听可乐的,"嘿嘿,你们慢慢想,这壶我直接喝了,胖爷我没那么多文化,什么对联玩意我是接不出来的,直接自罚,自罚!"

胖子才刚端起的酒杯直接被小花截走,"谁说我们要玩输的喝?这酒可是上好桂花酒,当然是赢的喝"

胖子马上脸就苦了,"这我不就只能喝凉白开了吗?"

秀秀没有理会胖子的抗议,直接开始了游戏,"月月月明八月月明明分外"

胖子抓着头发一副苦恼的样子,"什么月八明月的,哎呦我去"

小哥则是在旁边兴致缺缺的看窗外的月亮,倒也是符合节庆活动,看来参与观众也只有我和小花。

我思索一下,"山山山秀巫山山秀秀非常"

"对啦!不愧是吴邪哥哥"

其实我也是刚才网路偷查的,小花肯定是知道答案的,我笑着接过秀秀手里那杯酒,的确是好酒,甘甜醇绵,带着桂花清香,这游戏其实秀秀也没太为难我们,大都是耳熟能详的对联,连秀秀出"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,月月月圆逢月半;

"胖子都能接个"今夜年尾,明日年头,年年年尾接年头"

我还意外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的,就看到他手机在下面偷查呢,这游戏到后头就是在比网速的,其实我估计秀秀的题目查来的,特地显摆出来装逼,他们这种大家族就喜欢这样,我已经习惯了。

玩了几轮后,小花带来的那瓶桂花酒快没了,秀秀也结束游戏,我才想通这应该是他俩想报仇刚才胖子跟他们抢月饼吃,我让小哥去拿其他的酒来开,其实后半我也没什么在喝,主要是闷油瓶不让我喝多,他觉得伤肝。

 

我倒了最后一杯桂花酒,站在门口看着天上的月圆,想着.这酒挺好的,你也尝尝吧,我把酒倒在地上,希望地下之人也能感受这节庆。

"天真!瞎子打视讯电话来给你啦!",胖子在里头举起我的手机喊着。

"呦,姑奶奶我来接他这电话"

我回到屋内,笑着就把手机拿给秀秀。

"嗨,好徒……这不是霍大小姐吗,中秋快乐啊,您真是越来越美丽了",瞎子的脸在萤幕里出现,但他凑的太近了,两个大墨镜占满了萤幕。

"是啊,我今天买月饼时那个数,让我想到你欠的那笔钱,怎么这么巧,这你不就打来了,是要还钱吗?"

"黎簇!你不是老念叨着要跟你吴老板讲电话的嘛!"

镜头一阵晃动就出现黎簇的脸,"谁跟你说我要跟他讲电话的!哎,吴老板,你变性啦!"

"谁跟你变性!你傻啊,你霍家大小姐认不出来?",这话听的在一旁的我都忍不住插嘴。

秀秀笑着把手机还我,一边小声的和小花说,这就是吴邪哥哥手把手教出来的呀?虽然小声,但我还是听到了,只能用眼神怒瞪他们,但秀秀也就是吐个舌头就继续跟小花看网拍了。

"吴邪你能把这瞎子带走不,我们都快被他吃垮了"

"请师傅吃饭这不是天经地义吗,可怜啊,苍天啊,大逆不道啊,这徒儿要赶师父啦"

"我这客房没这么多,你们要来那就只能睡鸡舍"

"不行",闷油瓶难得发了声,"会打扰到鸡的睡眠,可以在外面搭帐篷"

胖子和秀秀笑成一团,连小花这种注重形象的都笑的眼睛眯起来,倒是另一边的黎簇脸都苦了。

萤幕里又挤进瞎子的脸,"我说哑巴张,你这样就不道地啦,好歹我们南瞎北哑的合作这么久,你把你兄弟赶去搭野营这样对吗"

"还是我们租台露营车,一块去露营?",一旁传来苏万的声音。

"我就算了,有床不睡干嘛睡帐篷,你们几个倒是可以来玩玩"

电话那头黎簇跟苏万就已经讨论起露营车品牌来了,黑瞎子偶尔出几个不靠谱的意见,然后被我们众人一块驳回,我们就这样隔着萤幕一起喝酒。

 

夜深时,大家早就倒的乱七八糟了,视讯在苏万吐的到处都是时结束了,呕吐物喷向萤幕的画面有点惊悚,我们几个都有点反射性闪一下,没记错那好像是瞎子的手机,苏万不知道下次会不会被用绳子拖在后车尾的过来。

小花抱着秀秀进客房休息了,我和闷油瓶扶着胖子去沙发上睡,要把他搬回房间太费劲了,我在收桌子时,无意间看到,门口有块月饼被人小心的包起来放在地上。

小哥走到我后面,我转身抱住他,虽然胖子的呼噜声让气氛不那么浪漫,但我心里仍是一个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中秋快乐,好想吃甜月饼

【瓶邪】讲的是圆(上)

*雨村生活

*瓶邪已经在一起

*中秋快乐

 

"哎!天真阿,你那饼还有一盒放哪去了?",胖子快狠准的把黎簇伸往五仁月饼的手给拍掉。

"那是要给路口黄老头的,饼都给你吃了还得了!"

"你这盒都已经吃一半去了!分我几块怎么的,你怎么跟小孩子抢月饼啊",黎簇揉着被拍红的手一脸哀怨地看着胖子。

"你小子这话就不对了,我靠我的实力抢着饼的,抢不着你去一旁吃泥巴啊"

看见他们两个又要为了那盒月饼打起来,苏万默默把莲蓉月饼端一旁去,才拿起一块就直接被截胡。

"师傅,这里的月饼都不用钱的,那里还那么多个,你抢我的干嘛啊?"

"我就喜欢看你不痛快吃的月饼",黑瞎子朝苏万露出那招牌又欠打的笑。

"那你怎么不去抢花大佬的"

"我干什么这么不痛快的吃月饼"

苏万默念,身为良好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我们不能和脑子有病的人计较,然后直接把手上那盒塞进瞎子手里,走去拿另一盒月饼,黑瞎子笑的神经兮兮地跟在后面。

西藏獚开心的在地上跳来跳去捡他们掉的月饼屑。

 

在雨村的生活我们过得比较简单,房子也不大,里面坐几个大佬就有点挤了,小花坐在庭院外的椅子上,翘着脚滑手机,塑料椅子都给他坐出高级真皮椅的气场,秀秀今天特别打扮过,穿着一身汉服坐在一旁,头上别着一朵桂花,她端着小酒杯在赏月的模样,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嫦娥。

"吴邪哥哥!你要过来一起喝点小酒吗?"

不愧是城市人,会生活,他们桌上还摆着个精致的盘子,里面装几块月饼。

我摆摆手,让他们俩自个去享受难得的悠闲,我走向门口,看见闷油瓶坐在凳子上,脚边放着几个灯笼,他提笔在上面写灯谜,这是我交代给他的任务。

我蹲在旁边看着他写,他直接站起来把我拉到凳子上去坐。

"哎,小哥,不用,你继续坐着,我等会还要去黄老头那给他送个饼"

闷油瓶摇摇头,"别蹲着,对你膝盖不好"

"好好好,对了,小哥,我房间里还藏了两盒月饼,你注意点,别让胖子跟黑瞎子给找到了,那是要给那两个小鬼带走的,他们道行太低了,肯定抢不到几块吃的"

闷油瓶点点头,然后往外看,一向反应冷漠的小满哥也站起来,尾巴微微摇动的站在门口迎接。

 

一辆车开过来停在门口,我立刻跳起来去替二叔接东西,"二叔你们来拉,我还想说今天这么晚了你们估计是不会到了"

"这话你问老三,明明不会看导航还要装懂,我就说这路跟导航上的不一样,他不听,多绕这一小时的冤枉路"

"听你放屁!这什么破烂玩意,动不动跳个收不着讯号的,我他妈用罗盘都比这个靠谱!",三叔从副驾驶座愤恨的挥着手机下来。

二叔冷笑一声,"行,要回去时我就给你一个罗盘,你就用那个走回去"

那笑的一声让三叔不敢造次,就怕回程二叔真的不让他上车,只能缩着脖子走去一旁。

小满哥走到二叔脚旁坐下让二叔拍拍它的头,小满哥这时那有平常在我面前的威风,乖的像只普通的家犬,依它的心中顺位来看我估计我只比西藏獚高一位阶。

"小三爷,这些我来拿就好,你不用麻烦了!",潘子手上提着大包小包,急冲冲绕过车子要来接我手上的东西。

"没事,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也不好拿,我帮忙分着些吧"

"小三爷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懂事啊",潘子憨厚的笑感染了我,我肯定现在脸上也是个傻呼呼的笑。

突然一声三叔的怒斥从我们身后传来,我们回头一看发现是闷油瓶跟三叔脸色不好的对峙着。

"小哥,什么事啊?"

三叔朝我怒瞪一眼,"行了啊你,出息了,居然不是先关心你三叔是先关照他"

二叔朝三叔头上捶一下,也只有二叔敢对三叔这样,"得了,多大的人了在计较这个,你才是那个要出息的,刚来到这里就吵吵闹闹,像什么样子"

"这混小子直接把我整盒烟给掐了,我还不能给我自己出点气吗!"

"吴邪不能再抽烟了,这整个家必须禁烟"

"老三你也知道小邪的情况,要抽就滚去外面抽"

潘子赶紧凑上去,"三爷你别气了,我这里还有几包,要不我们去外面抽吧"

"什么事啊外面吵吵闹闹的",胖子跟着他的大嗓门从里面出来,看来里面月饼是被消灭光了,"哎,你们都来拉,这正好,省的天真一直往门口探.像等娘家人回来似的,刚刚吵什么呢?"

我没理会胖子调侃我的那段,"三叔要不你也戒了吧,烟抽多了是真的不好"

"你这侄子真是…..胳膊都朝外拐了!"

"行了,在门口吵什么,小邪,去帮你二叔泡壶茶"

我摸摸鼻子,偷偷扯上闷油瓶就赶紧溜进去了,胖子在后头跟潘子拿行李去放。

 

"对了,我爸妈呢?他们不是要跟你们一块来的吗?"

潘子回,"二爷意思是让俩老的一直赶路不好,就让坎肩边开边玩的慢慢带下来,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了"

闷油瓶去处理刚才他从三叔手上没收的烟,他说不给抽就是真的让我连影都见不到,直接断了我的念,连想都不能想了。

胖子偷偷戳一下潘子,低声地说,"老潘阿,你身上有没存货"

潘子疑惑的看他,"搞什么?你来这种小村庄还能沾染上啥玩意?

"说什么呢,当然是这个,这个",胖子用他的右手食指跟中指并在一起,放在嘟起的嘴唇前。

"胖爷,你这是在送飞吻给潘子吗?",黑瞎子的声音突然从我们背后出现,胖子被吓的一个全身肥肉都抖起来。

"你ㄚ个死瞎子,你他妈是瞎了不是哑了,能别这么吓人吗"

瞎子左手勾上潘子,右手勾上胖子,"我看到了,你们是想这个对吧?",瞎子本来也想做个跟胖子一样的手势,但是胖子的脖颈面积太大,瞎子手勾不回来,卡在一半,那画面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"你们在说什么啊?",我凑过去想看他们能不能分我根烟,胖子一把嫌弃的推开我。

"天真,为了你好,你还是不要参与我们之间的事,你家那位我们可惹不起"

潘子叹口气,"别想啦,刚刚一并给张小哥收走了,说是要走时在还我,就怕小三爷会馋"

胖子跟黑瞎子哀天怨地的,宣布着今天谁没喝满三大瓶谁就要去向小哥下跪求烟。

 

当我泡好茶时,三叔他们已经在客厅喝高了,正玩拳呢,连苏万脸都红起来,抱着酒杯嚷嚷着我要上清华,这都大学毕业几年了,虽然不是清华,但也是前几的好学校。

我端着茶杯小心的绕开他们,突然被黑瞎子猛撞一下,那茶就要往我身上洒时,一只手从后面扶住托盘。

"小哥,你外面都忙好啦?"

"嗯,小心烫"

我让他脸靠过来一些,然后往他脸颊上亲一口,今天一起就忙东忙西的,没时间跟他好好腻歪,明天爸妈要来,就更没独处时间了,小哥顺手把一块小月饼塞进我嘴里,甜甜的。

 

二叔和小花跟秀秀坐在外面不知道聊些什么,小花看我端茶过来,突然起兴致,扯起嗓子唱了几段。

我也坐下,听着小花唱戏,秀秀站到一旁甩起袖子,跟着小花的曲子跳舞,虽然不是正规的动作,但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,而西藏獚在一旁追着秀秀的裙摆跑,就像嫦娥旁的月兔。

我看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那盒被忘记的月饼,本来想着明天再拿去,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总是有个声音,总觉得我现在就必须去做,从房里出来时,背后的胖子跟潘子搭在一起唱

 

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

往前走 莫回呀头

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

九千九百九呀

 

我打开大门,明明是九月,却有一阵强烈的冷风吹来,我被激的闭上眼睛,再睁开眼就是一片白雪茫茫,我手上哪里还有月饼,只有一串木制的佛珠,突然身后传来声响,一回头,就是一个黑影扑过来,随着脖颈上的刺痛,我感觉到热腾的鲜血在皮肤上流淌,我倒退两步,坠向万劫不复。

 

-----------TBC

当然是HE,不用紧张


【贱虫】我会找到你

*一发完
*假设死侍有演复联三,接结局
*交往中,彼此知道真实身分
*HE

Wade看着Peter摇摇晃晃地走向铁罐子,抱着他哭喊着说我不想死,Wade才不会承认他忌妒了。
[不,你这么想你就是已经忌妒了]
闭嘴吧,呆子
[承认吧,你忌妒为什么Peter不是向你求助,说明他更依赖铁罐]
在复仇者联盟里谁不爱钢铁人?这只是剧情需要,我相信观众不会想看到可爱的小蜘蛛向可疑的雇佣兵寻求安慰的
[但你是他男朋友,他在这时候想到的可不是你,哈! ]
嘿!够了,闭嘴好吗,我们都需要一个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

在Peter看着他的身体逐渐变成沙前,他向Stark先生道歉,他答应会保护好自己的,他失信了。
他已经没有力气靠近Wade了,不过没关系,他知道Wade可以进入死后的世界,他们以后还是能继续在那里谈恋爱,等等,Wade好像说过”死亡”是他的前妻,尴尬了
这样想可能很自私,也许大多数人会希望另一半找到新的幸福,但Peter不想,Wade的新恋人能像他一样阻止Wade杀人吗?能给Wade快乐吗?或是帮Wade把支离破碎的身体带回公寓?好吧,如果都可以,那Peter发誓他会放手的,只要那个人出现

在这片荒芜的星球上剩Tony和疯癫的雇佣兵,Tony坐在一旁,他希望自己也能跟着化成沙,被留下来的感觉太痛苦了,但他不行,他必须阻止Thanos,这是他该做的事。
“嘿!Stark!你的掌心炮还能用吗?”
“除非你想让我轰了你,不然现在别和我说话”
“宾果!不愧是天才发明家”
Tony看向Dead pool,他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Peter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家伙,但也没机会知道了,,“虽​​然我很乐意,但我还是要想听一下你的原因”
“Ok,那让我直接切入正题,对了,先问一下,所以你的掌心炮还能用对吧?”
“你让我犹豫到底要不要直接把你轰飞”
“你们这些天才总是容易生气,还是我的小蜘蛛最棒,聪明脾气又好,更重要的是他的屁股是世界上最棒的,当然还有他的品性,但记住,屁股是个重点,我要去找他了,我不在他会寂寞的,现在杀了我吧!”,Dead pool向他展开了双手。
Tony忍住想回他才是世界上有最棒屁股的那个的欲望,“你不是死不了的吗?”
“老天,这时候了你怎么还在乎这个!这方法你理解不了的,只有我才能打破这些空间的限制,你只要往我身上射一发最大强度的掌心炮就好”
Tony非常介意雇佣兵说的方法,还有空间限制是不是指空间宝石的力量,不过他还是把掌心炮对准Dead pool,”真不敢相信有一天我会这么说,但谢谢你,替我和那个孩子说对不起”
“你刚才是跟我道谢吗?Wow!你可以再说一次吗?我想把他录”
他不确定发生了什么,但从发生的爆炸看来,他很确定这个已经超过他掌心炮原本的能量了。
现在这个星球上只剩他一个人,孤独感涌上他。

Wade睁开眼睛,先确认了一下身体完好后他环视周围,一片的白。
[这里有点像一张白纸然后作者忘记画图上去]
我们的小蜘蛛在哪里呢?我本来以为他会在死亡那里,这真是太好了,不然前妻对上现任男友这可真是尴尬
Wade走了很久很久很久,这里没有时间,但他不会感觉到饥饿,虽然他还是想吃墨西哥卷饼,也许只要一直走下去他就能找到Peter。
会不会我一直在兜圈,这里是一个循环?
[天才!老兄! ]
但他在放了一把枪作记号后,就再也找不到枪的位置,他敢用原本帅炸天的脸发誓,他都是走直线,但谁知道,在这个鬼地方根本没有方向。
[小蜘蛛真的在这个鬼地方吗? ]
除非作者搞错什么,不然就是这里了
[那也许就是她搞错了]
兄弟,我必须说我非常同意你说的话
[所以….再死一次? ]
为他,死千千万万遍都没问题….我刚刚是引用了什么佳句吗?
Wade抽出他的武士刀,习惯性的向空中挥舞两下。
既然这一切都这么诡异,那这完全空白的空间能被”切开”来好像也不算什么对吧?
刚刚被Wade的武士刀砍过的地方出现破裂的痕迹,从缝隙中看见的只有黑暗。
我的死侍感应告诉我这是另一个空间
[而且小蜘蛛就在那里]
感谢补充,但那本来就是我要说的
Wade发现那个破裂面很好撕开,就像撕纸一样,他探头进去,里面只有一片黑暗。
是我瞎了吗?
[这里让我想起鲸鱼的胃]
你能别提这个吗?我感觉我又闻到那个味道了
他钻进去那个空间里,什么都看不到,但他回过头,刚才他进来的裂缝还在,那里的白光却一点都透不过来。

Peter醒来后什么都看不到,他本来以为会遇到”死亡”,但看来并没有,他为自己的双关觉得有趣,但他没有任何人能分享。
这里是哪里?好黑,我什么都看不到
”Helen你在吗?”,他的战衣没有任何回应。
Peter决定往前走,刚开始他还会害怕遇到什么,但等他走了很久很久后,他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,字面意义的什么都没有。
“嘿!有人吗?”,虽然不抱希望但他还是想问,”有任何人在这里吗?”
周围一片寂静,连回音都没有。
他从走逐渐增加速度变成跑,他边跑边大喊”这里是哪里?谁能帮帮我?”,然后他停下脚步,眼泪已经布满他的脸,”…..我想回家”
Peter不在意他停不住的泪水,反正没有任何人会看到,他坐下来双手环抱着膝盖,将自己卷缩成一团。
“May…..我的天啊,May还好吗?她现在找不到我一定很紧张,Stark先生一定很自责也很难过,真希望我还能帮助他……”,他啜泣着,” Wade…..我在这里你还能找到我吗?”
“事实证明可以,我找到你了”,Wade站在Peter面前,伸出手擦掉他脸上的泪。
Peter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”喔….完了完了,我该怎么办?我已经出现幻觉了”
“我希望你的幻想朋友不会做出和我一样的事”,Wade捧住Peter的脸吻上去。
唇上的触感和打在脸上的气息都是这么熟悉,Peter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他的手紧紧抓住Wade的衣服,”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“这个问题很难解释,你只要知道,I’m here,而且我绝不会装死来吓你”
他笑了出来, “现在我相信你是真的Wade了,就算我用想像的我也没办法想出你会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话”
Wade带Peter一起去找他来时的裂缝,这不容易,但他们找到了。
在离开黑暗后Peter忍不住又流眼泪,他大力地抱住Wade,抱住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他把头埋在Wade的怀里,”谢谢你能找到我,Wade,谢谢”

巨大的光束打在地面上,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每一个都比Tnoy还要狼狈,Tony当然不会放过他们有点红肿的眼睛,等事情平复后这绝对可以拿出来嘲笑。
“嗨,好久不见”,Steve有点尴尬的走向Tnoy和他握手。
“等等,让我猜,你是Cap吗?天啊,你那胡子是在模仿Thor吗?建议你快点剃掉,那不适合你”
“我猜这里本来不只你一个人”,Natasha用她的下巴点向Tony用一块布包起来的沙堆。
“是的,你一向美丽聪明,Natasha,有几个奇特的外星朋友,还有一个法师,我很确定不是Loki,Thor你不要激动,和……”
“Spider man?”,Bruce也看向那个沙堆。
”是”
Thor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,”今天是我们损失惨重的一天”
“抱歉,Thor,但我想你抄袭了我说的话”,Steve向Thor耸肩。
“让我跟上你们的资讯,根据你刚才听见我提起Loki的反应,我猜他又一次假死了?”
Thor坐在Tony身边,”我想这次是真的”
@Tony拍拍这个大块头的肩膀,”你最好不要太早下定论,他要假死太容易了,不过你最好保证他不会再投靠到Thanos那里”
“我会杀了Thanos”
“这也是我们的目标”,Natasha和Bruce走过来。
”只剩我们了,Tony, Rhodey在Wakanda协助他们处理后续,其他人都走了”
Tony站起身来,“Banner,我建议你最近不要再和我说话,你最近带给我的消息都不太好“,Tony刻意看了一眼Thor,Bruce想到他误报Thor的死讯有点尴尬地搓手,Thor接收到Tony的视线以为是在要他跟着站起来。
“很好,这是我们久违的共识”Tony再次看一眼那堆沙,然后环顾周围的伙伴们。
“复仇者集合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-END

结果贱虫量没有很多,有点惭愧

老师基(1)

*抖森生贺

*有一点海森

*之前网上看到的梗

*家长锤x老师基

*未来Nc17

https://shimo.im/docs/b74tnnYLcwwHzF2M/ 「老师基(1)」

【锤基】黄昏直到黎明

*NC-17

*雷神3结局衍伸,一点点点点剧透,慎点

*一发完,HE

黄昏直到黎明

【盾铁】当我们不再无话不说01

*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小虐,因为小俩口吵架了

*当然HE

*微AU,譬如Potts喜欢过Tony但没在一起


(Tony)

Tony觉得非常烦躁,这已经是他第三天没有跟他的队长对话,第五天没有靠在队长的大胸里,第七天没有一场刺激的sex,整整一个礼拜!

这增加了他的咖啡因摄取量,没有谁可以阻止他一整天抱着他的咖啡机。

Tony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让他眯起眼睛,下意识地转头看去。


Oh,看看窗外的蓝天,那像极了Steven的眼睛,不,还是他的眼睛更深沉一些,像看进了宇宙一样。

该死的!

Tony觉得自己必须再找点事情来做,也许可以去调整钢铁衣的灵敏度,那些四肢必须经常检查,他上次去检查已经是两小时前的事了!他这样说服着自己。


四周是如此的安静,因为他禁止Jarvis再说话,以防他周边随时会出现”我觉得您需要休息”、”我认为您今天摄取的咖啡因量过多”、”您再次错过了用餐时间”之类的话。

那太过吵杂,冰冷的机械声使他怀念起那人的声音,那充满着活力又性感的声音。

Tony把手上的一个零件甩出去,连带砸坏了一旁的机器。


很好,他接下来可要忙着修复这些东西呢。


(Steven)

“Cpatain,我觉得你需要一个顾问”,Clint翘着脚坐在沙发上,双手环绕在胸前,眼神直盯着Steven。

“我不、我不知道要谈什么,我是说,我需要一个顾问做什么?”,Steven的眉头皱在一起,他双手摆在桌上握拳,看起来像是在讨论严肃的事情。

Clint笑了出来,”拜托,谁都知道你跟Tony出了点问题,这么久了Tony都没有把手放在你的大胸上,我想这次你们的问题肯定很严重”

Steven摇摇头”这件事情不用其他人的插手,我想我们可以自己解决”

“听着,伙计,你知道Tony昨天喝了几杯咖啡吗?20杯!”, Clint用夸张的语气跟手势在Steven面前比划着,”如果你们之间的问题再不解决,他很快就会死于咖啡因中毒,这会让他很得意的又占据各大新闻的头条一段时间”

Clint站起身拍拍Steven的肩膀,他依然保持沉默,但Clint不在意,这个固执的老家伙如果这么快就改变想法,他反而会怀疑他伙伴是不是被洗脑了。


“找一个人谈一谈会好一些的,有时候你们的问题需要旁边的人才看的清”


(Tony)

Potts的手伸过桌子拿走Tony的咖啡,然后拿一个抱枕压下他原本在看的一叠资料,”Ok,现在睡觉时间到了宝宝,趴下”

“Potts,我要开除你”

“当然,不过请在你发给我这个月的奖金之前,并且我会开一长串的资遣费”,Potts把杂乱的桌子稍微整理了下,皱着眉头把桌上的甜甜圈屑扫进爆满的垃圾桶里,”天啊,你是把清洁人员也一起开除了吗?”

“我让他不用打扫我这里”,Tony叹了口气,眉头皱起,把那个印着美国国旗的抱枕抓起来甩到旁边的地上。

”没品味的东西”

“Umm.. .. ..我同意,但一两个礼拜前某人没有这个抱枕睡不着午觉呢”,她走过去捡起那个抱枕,拍了拍上面的灰尘。

“我在工作!你没有理由打断我!”,Tony又拿起那叠资料,他把椅子转了个面,使自己背对Potts。


Potts踩着她的高跟鞋走到他面前,抽走那叠资料,抬起她的下巴这样会使她看起来更具有威严。

她直视着Tony的眼睛,“你现在如果因为任何原因死亡,公司的股票会跌到比泡沫经济还更惨”,她把Tony的椅子又转了个圈,面对着桌子,”我就会被开除,而公司也付不出我的资遣费,我会流落街头,不知道下一餐的著落”,她再次把抱枕放在桌上,”我必须避免这样子的风险”,说完她压下Tony的头,埋在抱枕中。


“别逼我塞奶瓶到你嘴里,里面绝对不会是牛奶”

不过Potts的话并没有传进Tony耳里,他一躺到抱枕上就睡着了,他已经工作了好久好久,大概有两天,完全没有睡觉,处理公司的事或改良他的盔甲,这样的忙碌感让他很满意,因为他不会再想起那双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有多迷人。


Potts拿起她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,”喂?是的,我很抱歉这跟复仇者的任务无关,但我想这件事情也很重要,毕竟团队间的默契与精神影响着任务的进行,对吧?”

她看了眼熟睡的Tony走出办公室,“是,我会安排好的”,对于要帮助她曾经喜欢过的对象跟他男友和好,是件非常诡异的事,但她一向是个看开的女人。

”非常谢谢你,Natasha,那么我们再联络”,挂掉电话后,她叹了口气。

我一定要要求加薪,她在心里这么说着。


“你好,Steven,我是Potts,我想问你下礼拜三有没有空?我想安排场会面”


(Steven)

Steven躺在床上,刚冲完澡的他头发还是湿的,以往这时候总会有双手过来用毛巾擦干他的头发,在他耳旁碎念着Steven有多不懂的照顾自己。

他不会提醒Tony他不会生病的事,永远不会,因为Tony也知道,但Steven很享受这种当平凡人的感觉。


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Tony了,他想念着Tony身上的香水味,有时是机油的味道,参杂着汗水味,那很性感。

这几天他随时都想念着Tony,总是编排着一行行的文字,然后再删掉,觉得内容可以时,却又在准备按传送时犹豫了,最后存到草稿区,每一封没有传出去的讯息都放在草稿区里,Steven不懂,他以往总可以勇敢的去接受任何挑战与困境,却在面对Tony时不敢向前。


突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,Steven一下子慌了手脚,差点从床上摔下去,他很快地在柜子上拿起手机,却在看向来电人名字时失望了。

Potts。

但又期待起她打来的目的,抱着紧张的心情,他接起了电话。


“Hello?”

“你好,Steven,我是Potts,我想问你下礼拜三有没有空?我想安排场会面”, Potts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,也许是因为透过电话吧,Steven想。

“是,我有空,是Tony想找我吗?”

“很好,那麻烦你把那一天下午留给我,我会再传时间跟地点给你,那么我们再连络”

保持着她一贯的作风,电话迅速的被挂断,Steven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心里有些兴奋。


Tony要来找我啦! Tony终于愿意联络我了!天啊,谢谢上帝。

他打开衣柜门看着里面的衣服,开始考虑起那天的打扮,西装?可能有些太正式,运动背心?不行不行,他们可不是约在健身房,喔,对,也许应该等Potts传他们约的地点再决定打扮?

手机在柜子上的震动声引起了Steven的注意。


星期三下午2点,玛莉餐厅


是他跟Tony最常约会的餐厅!他爱那里的牛排。

Steven忍不住哼着小调,拿起他衣柜里不多的衣服一件件在镜子前比着。

他已经忍不住想在见到Tony时抱住他,就算Steven从来不在外面跟Tony有过多的亲密举动,但管他呢,他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了,以前就算是出任务时也会有固定通话的!

他现在情绪亢奋的想再去健身房里做几套训练。


夜晚Steven第22次拿起手机看Potts传给他的确认讯息,他睡不着觉,当激动的心情冷却下来后,他开始害怕,他不知道Tony想找他谈什么,也许是单方面的责怪,也许是嘲讽,或更糟的……分手?

这个夜晚Steven没有再阖上眼睛。

------tbc

又挖坑了,想尝试写各个不同cp

大概三天更一次.........好吧,看心情

有任何想法或建议都可以留言或私讯给我

欢迎你的联系:))



【锤基】自食恶果(non-con,大锤黑)上

努力学习开车中--------

这篇算是用来练手的

走往随缘居

走往石墨

是tbc呦,预计两章完

谢谢观看~如果有想法或建议都可以留言或私讯给我呦~
觉得基妹有点弱气掉,或大锤有点崩也可以提出来:))

马锤基文最大的困扰是

我家的狗就叫Kiro,常手误打成"Kiro感覺到Thor的眼淚滴落在他的脖頸上"

我自己都没脸看((捂脸


【贱虫】成年礼物(下)

*我好像找到方法了

*跟基友的共同产物

*RR贱x荷兰虫

*两人彼此知道互相的真实身分,交往中

*NC-17


Peter深吸一口气后,他转开了门把。


嗯?奇怪?


他试着转了转门把,却发现依然打不开。


这门上锁了? ! What the F!!?


在尝试了很久,用了各种方法后,他发现这个门完全打不开,用Spider-man的力量也不行。

"Hey!Peter?你在外面吗?快打开门让哥看看你!",Wade也发现了外面的异状。

Peter更努力的尝试着开门,他敲打着门板,但声音却传不进去。

"Come on,快打开门好吗?哥之前有过阴影,对密闭空间有点感冒,而且这个丝带完全拆不开,你也没给我留手机和手电筒啊!(*1)"

Wade不能理解Peter现在的困境,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到Peter是真的打不开门。


就像是当时被压在钢筋下的感觉,Peter想着,好像又回到那个空旷黑暗的地方,怎么呼唤都不会有人听到,他尝试过了!但结果是这样的。

他知道是谁锁的门,Lofter(*2),他趁Peter不注意的时候将这扇门锁起来,Peter甚至连纸条都不能送进去,他没有留一点空隙给Peter。

"Bloody hell......",Peter靠着门坐下,双手抱着头将自己缩成一团,"一定有办法的,一定有办法的"

他小心地从口袋拿出手机,不能弄出太大的噪音,不能给留下太多的线索,否则Wade有可能一辈子都被关在里面,他点开了评论,在那里放了一个留言,希望Stark先生能看到,帮助他脱离现在的困境。


手机震动了一下,Peter看了一眼,又是文章已被删除的讯息,"Dammit!",手机被用力的甩出去,黑掉的萤幕像是在嘲笑他的无能为力。

Peter叹了口气,用手抓乱头发,"这是第19次,再试一次,最后一次,God,please"

他爬过去把手机捡回来,用颤抖的手指点开了操作,他现在有点懂得要怎么避开Lofter的视线,他不能频繁快速的留言或发表文章,至少等个十分钟,要有耐心地等,有时耐性是胜利的关键(*3)。

"Please , please please"


留言传送。


Peter想着等这件事情结束后他想找Steve谈谈能不能帮他处理一个人。


(*1)演员梗,Ryan Reynolds演过一部片叫"活埋",就是被关在一个棺材里要想办法逃生的故事

(*2)希望有人看懂了

(*3)蜘蛛人返校日片尾彩蛋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

连结、图片、评论全试过了

而且到后来我我好像便重点关注对象了,只要po文马上被吞

so cry

麻烦各位小伙伴给点主意好吗?

我再试试车


So cry

我要先去洗澡,希望回来文还在

这样我就可以帮Peter传送求救讯息了

不在的话就只能移步weibo,我的名字叫草川_

一只狗当头像

但因为没带tag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

随缘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