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川_

【瓶邪】心里是缺(下)

*雨村生活

*瓶邪已经在一起

*中秋快乐

 

"吴邪!"

我猛的睁开眼,第一件事就是摸上我的脖子,在平滑的皮肤上有一条狰狞的凸起,看着眼前的闷油瓶,我还没有回到现实的清晰感。

"吴邪",闷油瓶用手指擦过我的脸颊,我才发现我哭了。

"天真啊,你还要睡到几点?人家花爷都来啦",胖子的声音因为隔着门板听起来闷闷的,我看向时间,已经接近中午。

闷油瓶小心地把我扶起来,他手臂上有几个明显的指甲印子,几乎都快出血了,他不会问我怎么了,他只是将温热的茶递给我,然后坐在我身边。

我下床去拿医药箱,就算他说不用,我也想将那几道口子贴上,看着太让人扎心,"我梦见潘子了",不过说回来,这货失忆这么多次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潘子,"小哥,我常觉得一切都结束了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"

闷油瓶没有说话,他去拿了盒放在桌上的月饼给我,是豆沙月饼,我以前小时候最喜欢的口味,"小哥,你还特意去买的啊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?"

闷油瓶摇摇头,"不是我买的"

"那是…..",我突然就不说话了,豆沙月饼,我以前小时候最喜欢的口味,每年中秋,我都会搬张登子坐在门口等三叔提着月饼回来,虽然爸爸有吩咐过要长辈先吃了我才能拿,但三叔每次都还是会偷偷先拿两块给我。

门口传来敲门声,"吴邪哥哥,快点出来啦,月饼快被那胖子给抢光了!我跟小花哥哥要坚守不住了"

"马上出去啦秀秀,帮我和小哥抢下两块啊,别都给胖子拿去了!"

我揉了揉眼睛,将眼泪擦拭去,带着笑脸打开房门。

 

晚上收到黑瞎子寄来的中秋短信,大概意思是他今年虽然很想过来,但因为听说秀秀也在,他还是去骚扰我师弟和黎簇了,我让他有什么好吃的饼也顺便寄两个过来,他说行,帐都寄小师弟上。

 

二叔说是要带我爸妈去玩玩,明天再带两老一起下来,我觉得特别抱歉,在这种日子还要他们跑来这种乡下看我,二叔在电话那端叹口气,"其实只要你活得好好的就好,在哪里都无所谓,你那肺还没养好,就先别来这种都市吸废气了,明天带下去后你多关照一点,多孝顺孝顺他们"

背景隐约有我妈的声音,二叔说我妈要和我说说话,"喂?小邪呀,妈明天就过去啦,我有给你炖一些吃的,你还有想吃什么我食材准备一下,明天给你煮了"

"妈,你人来就好,还整这些干嘛呢,我看你就开心啦"

"你话怎么这么说呀,那你跟我说说小张喜欢吃什么,你可别老欺负他啊,不是谁都能这样一直惯着你的性子的,但你也别委屈啦,他要是欺负你,你跟妈说,我回头找他算帐去"

听别人说年纪大了就比较感性,到现在我才当一回事,我笑着说,"当然,小哥不敢欺负我的,妈你随便煮就好,你煮什么我们都爱吃"

我没敢哽咽出声,闷油瓶从后头按按我的肩膀,我向后靠在他怀里,挂掉电话后我们没有其他交谈,但他握住我肩头的手让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安全感。

 

我们几个坐在客厅一起喝酒,秀秀说这样喝太闷了,要出对联让我们接,胖子一听可乐的,"嘿嘿,你们慢慢想,这壶我直接喝了,胖爷我没那么多文化,什么对联玩意我是接不出来的,直接自罚,自罚!"

胖子才刚端起的酒杯直接被小花截走,"谁说我们要玩输的喝?这酒可是上好桂花酒,当然是赢的喝"

胖子马上脸就苦了,"这我不就只能喝凉白开了吗?"

秀秀没有理会胖子的抗议,直接开始了游戏,"月月月明八月月明明分外"

胖子抓着头发一副苦恼的样子,"什么月八明月的,哎呦我去"

小哥则是在旁边兴致缺缺的看窗外的月亮,倒也是符合节庆活动,看来参与观众也只有我和小花。

我思索一下,"山山山秀巫山山秀秀非常"

"对啦!不愧是吴邪哥哥"

其实我也是刚才网路偷查的,小花肯定是知道答案的,我笑着接过秀秀手里那杯酒,的确是好酒,甘甜醇绵,带着桂花清香,这游戏其实秀秀也没太为难我们,大都是耳熟能详的对联,连秀秀出"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,月月月圆逢月半;

"胖子都能接个"今夜年尾,明日年头,年年年尾接年头"

我还意外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的,就看到他手机在下面偷查呢,这游戏到后头就是在比网速的,其实我估计秀秀的题目查来的,特地显摆出来装逼,他们这种大家族就喜欢这样,我已经习惯了。

玩了几轮后,小花带来的那瓶桂花酒快没了,秀秀也结束游戏,我才想通这应该是他俩想报仇刚才胖子跟他们抢月饼吃,我让小哥去拿其他的酒来开,其实后半我也没什么在喝,主要是闷油瓶不让我喝多,他觉得伤肝。

 

我倒了最后一杯桂花酒,站在门口看着天上的月圆,想着.这酒挺好的,你也尝尝吧,我把酒倒在地上,希望地下之人也能感受这节庆。

"天真!瞎子打视讯电话来给你啦!",胖子在里头举起我的手机喊着。

"呦,姑奶奶我来接他这电话"

我回到屋内,笑着就把手机拿给秀秀。

"嗨,好徒……这不是霍大小姐吗,中秋快乐啊,您真是越来越美丽了",瞎子的脸在萤幕里出现,但他凑的太近了,两个大墨镜占满了萤幕。

"是啊,我今天买月饼时那个数,让我想到你欠的那笔钱,怎么这么巧,这你不就打来了,是要还钱吗?"

"黎簇!你不是老念叨着要跟你吴老板讲电话的嘛!"

镜头一阵晃动就出现黎簇的脸,"谁跟你说我要跟他讲电话的!哎,吴老板,你变性啦!"

"谁跟你变性!你傻啊,你霍家大小姐认不出来?",这话听的在一旁的我都忍不住插嘴。

秀秀笑着把手机还我,一边小声的和小花说,这就是吴邪哥哥手把手教出来的呀?虽然小声,但我还是听到了,只能用眼神怒瞪他们,但秀秀也就是吐个舌头就继续跟小花看网拍了。

"吴邪你能把这瞎子带走不,我们都快被他吃垮了"

"请师傅吃饭这不是天经地义吗,可怜啊,苍天啊,大逆不道啊,这徒儿要赶师父啦"

"我这客房没这么多,你们要来那就只能睡鸡舍"

"不行",闷油瓶难得发了声,"会打扰到鸡的睡眠,可以在外面搭帐篷"

胖子和秀秀笑成一团,连小花这种注重形象的都笑的眼睛眯起来,倒是另一边的黎簇脸都苦了。

萤幕里又挤进瞎子的脸,"我说哑巴张,你这样就不道地啦,好歹我们南瞎北哑的合作这么久,你把你兄弟赶去搭野营这样对吗"

"还是我们租台露营车,一块去露营?",一旁传来苏万的声音。

"我就算了,有床不睡干嘛睡帐篷,你们几个倒是可以来玩玩"

电话那头黎簇跟苏万就已经讨论起露营车品牌来了,黑瞎子偶尔出几个不靠谱的意见,然后被我们众人一块驳回,我们就这样隔着萤幕一起喝酒。

 

夜深时,大家早就倒的乱七八糟了,视讯在苏万吐的到处都是时结束了,呕吐物喷向萤幕的画面有点惊悚,我们几个都有点反射性闪一下,没记错那好像是瞎子的手机,苏万不知道下次会不会被用绳子拖在后车尾的过来。

小花抱着秀秀进客房休息了,我和闷油瓶扶着胖子去沙发上睡,要把他搬回房间太费劲了,我在收桌子时,无意间看到,门口有块月饼被人小心的包起来放在地上。

小哥走到我后面,我转身抱住他,虽然胖子的呼噜声让气氛不那么浪漫,但我心里仍是一个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中秋快乐,好想吃甜月饼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