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川_

【瓶邪】讲的是圆(上)

*雨村生活

*瓶邪已经在一起

*中秋快乐

 

"哎!天真阿,你那饼还有一盒放哪去了?",胖子快狠准的把黎簇伸往五仁月饼的手给拍掉。

"那是要给路口黄老头的,饼都给你吃了还得了!"

"你这盒都已经吃一半去了!分我几块怎么的,你怎么跟小孩子抢月饼啊",黎簇揉着被拍红的手一脸哀怨地看着胖子。

"你小子这话就不对了,我靠我的实力抢着饼的,抢不着你去一旁吃泥巴啊"

看见他们两个又要为了那盒月饼打起来,苏万默默把莲蓉月饼端一旁去,才拿起一块就直接被截胡。

"师傅,这里的月饼都不用钱的,那里还那么多个,你抢我的干嘛啊?"

"我就喜欢看你不痛快吃的月饼",黑瞎子朝苏万露出那招牌又欠打的笑。

"那你怎么不去抢花大佬的"

"我干什么这么不痛快的吃月饼"

苏万默念,身为良好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我们不能和脑子有病的人计较,然后直接把手上那盒塞进瞎子手里,走去拿另一盒月饼,黑瞎子笑的神经兮兮地跟在后面。

西藏獚开心的在地上跳来跳去捡他们掉的月饼屑。

 

在雨村的生活我们过得比较简单,房子也不大,里面坐几个大佬就有点挤了,小花坐在庭院外的椅子上,翘着脚滑手机,塑料椅子都给他坐出高级真皮椅的气场,秀秀今天特别打扮过,穿着一身汉服坐在一旁,头上别着一朵桂花,她端着小酒杯在赏月的模样,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嫦娥。

"吴邪哥哥!你要过来一起喝点小酒吗?"

不愧是城市人,会生活,他们桌上还摆着个精致的盘子,里面装几块月饼。

我摆摆手,让他们俩自个去享受难得的悠闲,我走向门口,看见闷油瓶坐在凳子上,脚边放着几个灯笼,他提笔在上面写灯谜,这是我交代给他的任务。

我蹲在旁边看着他写,他直接站起来把我拉到凳子上去坐。

"哎,小哥,不用,你继续坐着,我等会还要去黄老头那给他送个饼"

闷油瓶摇摇头,"别蹲着,对你膝盖不好"

"好好好,对了,小哥,我房间里还藏了两盒月饼,你注意点,别让胖子跟黑瞎子给找到了,那是要给那两个小鬼带走的,他们道行太低了,肯定抢不到几块吃的"

闷油瓶点点头,然后往外看,一向反应冷漠的小满哥也站起来,尾巴微微摇动的站在门口迎接。

 

一辆车开过来停在门口,我立刻跳起来去替二叔接东西,"二叔你们来拉,我还想说今天这么晚了你们估计是不会到了"

"这话你问老三,明明不会看导航还要装懂,我就说这路跟导航上的不一样,他不听,多绕这一小时的冤枉路"

"听你放屁!这什么破烂玩意,动不动跳个收不着讯号的,我他妈用罗盘都比这个靠谱!",三叔从副驾驶座愤恨的挥着手机下来。

二叔冷笑一声,"行,要回去时我就给你一个罗盘,你就用那个走回去"

那笑的一声让三叔不敢造次,就怕回程二叔真的不让他上车,只能缩着脖子走去一旁。

小满哥走到二叔脚旁坐下让二叔拍拍它的头,小满哥这时那有平常在我面前的威风,乖的像只普通的家犬,依它的心中顺位来看我估计我只比西藏獚高一位阶。

"小三爷,这些我来拿就好,你不用麻烦了!",潘子手上提着大包小包,急冲冲绕过车子要来接我手上的东西。

"没事,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也不好拿,我帮忙分着些吧"

"小三爷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懂事啊",潘子憨厚的笑感染了我,我肯定现在脸上也是个傻呼呼的笑。

突然一声三叔的怒斥从我们身后传来,我们回头一看发现是闷油瓶跟三叔脸色不好的对峙着。

"小哥,什么事啊?"

三叔朝我怒瞪一眼,"行了啊你,出息了,居然不是先关心你三叔是先关照他"

二叔朝三叔头上捶一下,也只有二叔敢对三叔这样,"得了,多大的人了在计较这个,你才是那个要出息的,刚来到这里就吵吵闹闹,像什么样子"

"这混小子直接把我整盒烟给掐了,我还不能给我自己出点气吗!"

"吴邪不能再抽烟了,这整个家必须禁烟"

"老三你也知道小邪的情况,要抽就滚去外面抽"

潘子赶紧凑上去,"三爷你别气了,我这里还有几包,要不我们去外面抽吧"

"什么事啊外面吵吵闹闹的",胖子跟着他的大嗓门从里面出来,看来里面月饼是被消灭光了,"哎,你们都来拉,这正好,省的天真一直往门口探.像等娘家人回来似的,刚刚吵什么呢?"

我没理会胖子调侃我的那段,"三叔要不你也戒了吧,烟抽多了是真的不好"

"你这侄子真是…..胳膊都朝外拐了!"

"行了,在门口吵什么,小邪,去帮你二叔泡壶茶"

我摸摸鼻子,偷偷扯上闷油瓶就赶紧溜进去了,胖子在后头跟潘子拿行李去放。

 

"对了,我爸妈呢?他们不是要跟你们一块来的吗?"

潘子回,"二爷意思是让俩老的一直赶路不好,就让坎肩边开边玩的慢慢带下来,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了"

闷油瓶去处理刚才他从三叔手上没收的烟,他说不给抽就是真的让我连影都见不到,直接断了我的念,连想都不能想了。

胖子偷偷戳一下潘子,低声地说,"老潘阿,你身上有没存货"

潘子疑惑的看他,"搞什么?你来这种小村庄还能沾染上啥玩意?

"说什么呢,当然是这个,这个",胖子用他的右手食指跟中指并在一起,放在嘟起的嘴唇前。

"胖爷,你这是在送飞吻给潘子吗?",黑瞎子的声音突然从我们背后出现,胖子被吓的一个全身肥肉都抖起来。

"你ㄚ个死瞎子,你他妈是瞎了不是哑了,能别这么吓人吗"

瞎子左手勾上潘子,右手勾上胖子,"我看到了,你们是想这个对吧?",瞎子本来也想做个跟胖子一样的手势,但是胖子的脖颈面积太大,瞎子手勾不回来,卡在一半,那画面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"你们在说什么啊?",我凑过去想看他们能不能分我根烟,胖子一把嫌弃的推开我。

"天真,为了你好,你还是不要参与我们之间的事,你家那位我们可惹不起"

潘子叹口气,"别想啦,刚刚一并给张小哥收走了,说是要走时在还我,就怕小三爷会馋"

胖子跟黑瞎子哀天怨地的,宣布着今天谁没喝满三大瓶谁就要去向小哥下跪求烟。

 

当我泡好茶时,三叔他们已经在客厅喝高了,正玩拳呢,连苏万脸都红起来,抱着酒杯嚷嚷着我要上清华,这都大学毕业几年了,虽然不是清华,但也是前几的好学校。

我端着茶杯小心的绕开他们,突然被黑瞎子猛撞一下,那茶就要往我身上洒时,一只手从后面扶住托盘。

"小哥,你外面都忙好啦?"

"嗯,小心烫"

我让他脸靠过来一些,然后往他脸颊上亲一口,今天一起就忙东忙西的,没时间跟他好好腻歪,明天爸妈要来,就更没独处时间了,小哥顺手把一块小月饼塞进我嘴里,甜甜的。

 

二叔和小花跟秀秀坐在外面不知道聊些什么,小花看我端茶过来,突然起兴致,扯起嗓子唱了几段。

我也坐下,听着小花唱戏,秀秀站到一旁甩起袖子,跟着小花的曲子跳舞,虽然不是正规的动作,但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,而西藏獚在一旁追着秀秀的裙摆跑,就像嫦娥旁的月兔。

我看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那盒被忘记的月饼,本来想着明天再拿去,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总是有个声音,总觉得我现在就必须去做,从房里出来时,背后的胖子跟潘子搭在一起唱

 

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

往前走 莫回呀头

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

九千九百九呀

 

我打开大门,明明是九月,却有一阵强烈的冷风吹来,我被激的闭上眼睛,再睁开眼就是一片白雪茫茫,我手上哪里还有月饼,只有一串木制的佛珠,突然身后传来声响,一回头,就是一个黑影扑过来,随着脖颈上的刺痛,我感觉到热腾的鲜血在皮肤上流淌,我倒退两步,坠向万劫不复。

 

-----------TBC

当然是HE,不用紧张


评论(2)

热度(25)